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emgaiviet,新手必看

“不想!”他这货刚换上衣服,磨盘姐就吻上来,痴迷的道:“二狗,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单寂寞对不。

  我喜欢你,想陪你解闷儿!”  皮二狗就吻了几分钟,不知怎么回事,对他来说,接吻的感觉很奇妙。

    可是磨盘姐火头点起来了,急得打滚道:“二狗,帮帮我!”  就在二狗要不要拒绝的当儿,就听院外传来组长千年虫的声音:“二狗,小王八蛋,出来,有好消息告诉你!”  一听千年虫来了,大磨盘魂飞魄散,三下五除二穿起衣服,爬窗溜了出去。

    皮二狗体内有一团火四下流窜,见是讨厌的马屁精千年虫来了。

  他就大声道:“千年虫,我叫二狗,不叫小王八蛋!”“好,二狗,我是代皮村长发通知,你家那亩田,村里要收回去研究。

  为了补偿你,由我家和村长家,把靠近白洋湖的三亩良田划给你!看看,皮村长待你多好啊,还不谢谢皮村长?”千年虫趾高气扬的看着皮二狗道。

    “我那是神田哦,不换不换!”其实皮二狗心里乐开了花,他家就这一亩良田,正发愁没地种呢。

  没想到皮大炮主动送田来了!  也难怪,打从昨天他们几家的田长出了逆天蔬菜,这几亩田摇身一变,就成为村民口中的神田!  说起神田,每个人都羡慕嫉妒恨。

    皮大炮看着眼馋,认定神田是块风水宝地。

  就变着法子,假借村里要研究的名义,想把神田占为己有。

    “由不得你,这是大奈村村委会全票通过的表决,不光是你家,还有香荷花家、王红裳家一共五户,都要回收!”千年虫口气强硬的道。

    “那是我家祖传的田哦,你说回收就回收?要回收也可以,我要换十亩田,少一分都不行!”皮二狗趁机增加筹码道。

    “鳖犊子,你狮子大开口啊。

  一亩换十亩,这么大的事我作不了主,等我消息!”千年虫朝地下吐了一口痰,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皮二狗在背后骂了一句,这个老萎货,不是个东西!    上午九点,二狗带着三十斤三七种子和二十斤重楼种子,提着上山。

  刚要打出院门,只见王红裳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劈头就道:“二狗,千年虫那个老东西,他说要把我们的神田换掉。

  你怎么说?”  “我是这么说的,给我十亩良田,我就同意换。

  千年虫作不了主,找村长去了!”皮二狗嬉皮直乐的看着王红裳道。

    一听他小子答应了,王红裳气得上前拧了他一把,一跺脚道:“你还笑!那是神田呀,你家的面积是最大的。

  千万不能答应啊!我、香荷花、唐二伯还有刘红莲,我们一致商量好,坚决不换,皮大炮还能吃了我们啊?”  “红裳姐,我都答应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啦!”皮二狗乐得不行了道。

    “你还乐,傻瓜,不理你!”王红裳眼前一黑,差点没给他气晕。

    其实,皮二狗很告诉她,那几块田能长出逆天庄稼,不是因为田地本身哪里神了,而是他用神霄印求下来的灵雨!  可是呢,回头一想,这种一听就知道吹牛比的超自然的东西,还是免开尊口好。

  省得王红裳把他看成神经病。

    “媳妇,我不是傻瓜哦。

  对了,你今天没课吗?没课就一起上山种药材。

  要是种活了,咱俩对半分!”皮二狗兴冲冲的看着王红裳道。

    “傻子,哪有在山上种药材呀,种得活才怪!”王红裳不满的狠白了他一眼。

    “没试过怎么知道种不活?万一种活了呢?”皮二狗心说,我有求雨术,用灵雨一浇灌,应该没问题。

    “哼,你要是种活了,我就让你吻一分钟!”王红裳打死都不信,山上怎么能种药材呀,那里都没水,怎么种。

    “吻两分钟!”这家伙屁颠的加筹码道。

    “那就两分钟。

  但是,要是种不活呢?”王红裳狡黠的抛出一颗大霹雳。

    “你来说。

  ”  “种不活的话,你答应换田那事,不作数。

  皮村长要换,你不能答应!”  “成。

  就这么说定了,美女媳妇,跟我上山!”皮二狗乐得眼睛都看不到了。

    王红裳羞得跺了他一脚,气哼哼的说:“再叫媳妇,我就打你!”说着,跑回家拿家伙什去了。

    两个在桥头会齐,一起进入大奈山。

    沿着那条新开僻的羊肠小道,走了半个小时,终于到达古庙的位置。

    到那一看,就看到两头黑瞎子,正在古庙那转悠呢。

    啊!  王红裳看到黑瞎子,登时就尖叫起来:“二狗,快跑!”拽起他就跑。

    不曾想,那俩黑瞎子闻到皮二狗霄光火文印发出的气劲,忽是恐惧起来,落荒而逃。

    皮二狗嬉皮直乐道:“红裳姐,快看,黑瞎子跑了,我跑个毛!”  王红裳扭头一看,傻眼了道:“怪事,黑瞎子好像很怕你哦?二狗,你肯定有秘密瞒着我!”联想起上次,二狗一来,周围的动物全部跑光。

    “我没瞒你哦。

  可能是小时候我经常来山上玩,跟动物都混熟了。

  我那时有点顽皮,这个动物打断条腿,那头牲口拔光点毛,所以,它们见到我就跑!”皮二狗一阵瞎编道。

  他心说喵了个咪,我要是说实话,说我手里有法印,印章能驱逐飞禽走兽。

  红裳姐不信啊,这怪不得我!  “你这家伙,小时还真是个熊孩子。

  往女生书包里放老鼠的坏事没少干,哈哈!”一提这事,王红裳笑得肚子疼。

    皮二狗没接她话头,这家伙正看着剩下的野生三七发愣呢。

    “逆天了,逆天了!一晚就窜高了一截,枝干也大了一轮!”说着,他这货就像守财奴看到了金元宝,飞扑上前,一锄头下去,就见一块足有半斤多的胖大三七呈现在眼前!  王红裳也失声尖叫道:“天哪,这么大的三七!二狗,我们发财了嘻嘻!”  “那还等什么,快挖啊!”  两个人神情异常亢奋,挥起锄头,卖力地挖了起来。

    一口气挖了一个小时,两个蛇皮袋都装满了。

    二狗带的蛇皮袋是大号袋,大概能装一百斤。

  王红裳是四十斤装,见装得满满当当,这美女村花兴奋的道:“二狗,我发现跟了你,就有肉吃,能赚钱,你真是我的幸运星呢!”说完,忽是发现哪里不对劲,娇羞如浓桃艳李。

    “红裳姐,你长得真漂亮。

  我想亲你一口!”这家伙没正经的看着王红裳道。

    “去你的,只有你赌赢了才能亲!”  “那红裳姐,我们动手把药材种子埋土里去!”两个说干就干。

    忙活到正午时分,二狗带来的药材种子全部种完。

    不过,他总不能当着红裳姐的面求雨,不然红裳姐非吓晕过去。

  只好先下山,等下倒回来求雨。

    二狗不让王红裳受累,两大袋子三七,一肩扛一个。

    王红裳见他小子力气大,扛重物下山,连喘都没喘一下,她就在心里面佩服起二狗来。

    下午,吃完了午饭,二狗又从香荷花那里借来三蹦子,把两大袋三七搬上车。

    就这样,他骑三蹦子,王红裳骑助力车,(爱女狂欢)两个一起进城。

    双双来到药市,直奔白杏的药材批发部。

  上二楼发现白杏不在这边办公,二狗就拨通了白杏的电话,白杏听说他有山货卖,很快赶了过来。

    这年轻漂亮的老板娘一脚下车,发现他小子身边多了个漂亮姑娘。

  就有些酸溜溜的道:“二狗,这是你女朋友吗?”  “白姐,不是,不是哦!”王红裳连连摇头否认,脸红得像绽满了桃花。

    “额,她叫王红裳,是我们村小学的美女老师!”二狗忙是作介绍道。

    白杏得知王红裳不是二狗的女人,心下一喜。

  燕儿蝶儿的看了看货,忽是大叫道:“天哪,这么大的三七!一块都有半斤,我的娘!”  “白姐,这是从土壤最肥沃的大峡谷挖到的。

  又胖又大,品质是一流的。

  那个啥,是不是该涨一点?”这家伙贼精的看着白杏说道。

    “你这小子,怕姑奶奶坑你么。

  五百元一斤,满意不?”白杏笑眯眯的抛出了一颗大霹雳。

    一听涨到了五百元,王红裳就激动了,心说,五十斤就是两万五啊,我代课一年的工资才一万不到。

  天哪,这都是沾了二狗的光。

    再看皮二狗的时候,王红裳媚眼里的浓情,浓得好似欲滴出玫瑰汁来。

    在一楼秤重后,白杏就叫两人上二楼领钱。

    “二狗,这是你的五万元!”白杏从保险柜拿出一堆钱,拍了五沓给皮二狗。

    他这货从来没挣过这么大的钱,当场就在那里数钱玩。

    “王红裳,这是你的,两万五千!”  王红裳把厚厚两沓钱,放入挎包内,见他那货还在那数得飞起,一边还嘿嘿傻乐。

  王红裳好气的打了他一下道:“二狗,你丢不丢脸啊,数了好几遍了!”  “我就数着玩,数钱犯法么?”这货整个一没心没肺。

    白杏深有同感道:“记得我赚第一桶金的时候,比二狗还丢脸哦。

  我是直接把现金铺在床上,在钱堆里睡觉哈哈!”  这老板娘表面上似古井不波,桌底下却有勾当。

  她见二狗面对面坐着数钱,她的一条丝、袜腿就伸出来,在他小子身上寻香拾翠。

    皮二狗怕王红裳发现,只在那里装傻。

    王红裳还真没往那方面想,一个身家千万的富婆,又年轻又漂亮,说她跟皮二狗有一腿,她打死都不信。

    因怕身上带着大钱遭贼,就一个劲的催促他道:“二狗,人家老板娘要做生意,回家数,走吧!”  “那好吧,我们走吧。

  白杏姐,再见喽!”二狗笑嘻嘻的回头看了白杏一眼。

    白杏眼巴巴的倚在门口,一个劲的冲他送秋波道:“二狗,你的药材不要卖给别人,要卖就卖给我,听到没?”  “好嘞,木有问题!”  望着二狗离去的背影,白杏好似痴了,一个劲的念叨:“二狗,你怎么就走了呢?我还想你疼我呢!”  再说皮二狗、王红裳。

  两人一起去银行存钱,存完钱,王红裳说要去见个朋友,皮二狗就一个人回村。

    回家稍事休整,皮二狗独自一人,去了一趟大奈山。

  成功求了一场灵雨,看着灵雨把三七基地浇透了,这才得啵下山。

    到家就见院前停着一辆大货车,前面有一台小车。

  他小子一到,就从车上下来一个美艳女郎。

  不是别人,正是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容燕姬。

    一看是容燕姬来了,皮二狗腆着脸笑道:“老板娘,我的主意不赖吧?你这是……来拉货?” “二狗,中午推出的免费吃场面那个火啊,光排队就排了上百米!”要知道,容燕姬从表姐家借的一百万到帐后,她孤注一掷,一口气砸下几十万元打广告。

    九星城的市民听说燕姬大酒店新进了一种逆天蔬菜,还是免费吃,吸引了大批食客。

    容燕姬从二狗这里购入的一千多斤食材很快拼光。

    食客们一致的评价是,好吃,超级好吃!  “额,免费吃的不火都不可能。

  今晚正式收费,就看有多少回头客!”  “只要赢得口碑,回头客肯定大把的!”插话的是灵瑶。

    皮二狗没想到灵瑶也跟来了,瞪了她一眼,还是对她不理不睬。

    老板娘哪知道他俩个有心病,兴冲冲的道:“二狗,我需要三千斤逆天蔬菜,有没有问题?”  “木有问题!”皮二狗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多,距五点半饭点上只有两小时。

  他这货就话锋一转道:“我去村里叫几个帮工,帮忙摘菜!”  蹬蹬蹬,他这货第一个来到香荷花家。

  香荷花正在便桶前方便,不提防这家伙一蹦蹦了进来,把寡嫂吓得一下子站起来,嗔白眼道:“二狗,你吓死我了!神马事哦,这么急!”  “荷花嫂,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下来收菜了,快喊人摘菜去!”说着,这货看了一眼那磨盘,没空多回味了,匆匆离了寡嫂家,又一个电话通知了王红裳。

    王红裳正准备冲凉,接到电话立即风风火火赶了过来。

  两个人分头行动,去村里雇了十个女工,说好工钱一百元。

    就这样,皮二狗带领村里一群留守女,下到神田,热火朝天的摘起菜来。

  拔萝卜、挖土豆、摘秋葵,都是村妇们的拿手绝活。

    只用了一个小时,三千斤逆天蔬菜就装上了车。

    香荷花和王红裳这两家的神田面积小一点,香荷花的菜地一共出产五百斤逆天蔬菜,拿到一万元菜款。

  王红裳呢,她的地出产了七百斤,挣了一万四千元。

    皮二狗的地摘完一千八百斤,还有得剩。

  他分的钱最多,一共拿到三万六千元。

    又有一笔外水入袋,仨人都兴高采烈,开心得过大年一样。

    地里的活干完,王红裳就回家冲凉去了。

  香荷花不急着走,她跟着皮二狗进了家门,浓桃艳李的道:“二狗,你帮我赚了钱,想不想我报答你呀?”  “额,荷花嫂,你怎么报答我啊?”他这货心情好,就和寡嫂打情骂俏起来。

    “我给你按摩,要不要?”  “虾米,你会按摩?”  “我还会踩背哦,试试吧,很舒服的!”两个就关起门来,一个躺着,一个就捏拿起来,一会儿拍打得啪啪响,一会儿就从背推到脚。

  推得二狗那货大叫舒服。

    不知多久,香荷花浓桃艳李的一躺,眼巴巴的道:“二狗,你也给我按两下!”说着,女人就除了衣服,卧在那里。

    皮二狗照猫画虎的就按摩起来,按着按着,两个就吻作一团……

我叫谢正依,刚生出来的时候就被遗弃在医院门口。

  幸好被我的养父母收留,否则早就冻死街头了。

  养父母是一对憨厚的农民,他们还有一个儿子,比我大六岁,我俩便以哥弟相称。

  在养父母家度过了欢乐的十六年后,我去了省外读高中,而哥哥则学成归来,在村里当了村官,又讨了老婆生下个女儿。

  就在我准备努力学习,回报父母的时候,他们却在镇上被一个富二代给撞死。

  那人的父母连夜找到我家,给了我哥哥一百万,才将这事压了下去。

  我得到消息后怒不可遏的冲回村里,可事情已然落定,无法改变。

  况且哥哥为了给他女儿上学读书,也花了不少钱,他对我再三做哀求,我才放弃追究。

  可也看破世事,不再回去读书,带着哥哥给我三十万离开了村子,四处流浪。

  天南海北,花天酒地的逛了几个月,钱也花去了一半。

  有一天我喝醉酒后走夜路,半路冲出来几个人要抢劫,打了我一顿,我宁可不肯交出钱去,就在危在旦夕的时刻,一个老道士冲出来把歹徒们打跑,救了我一命。

  他见我沦落天涯,很是可怜,就把我带到了附近苍翠山上的道观里,又熬药给我疗伤。

  我送他钱,他也不要,说了一番‘人生苦短’之类的大道理后,就让我留在道观里,做了他的徒弟。

  他其实也不教我什么,就让我给他干活,作为回报,他每隔一天就会熬制一种特殊的药让我喝下,说是可以强壮身体,对男女合欢之事也有辅助的奇效。

  过了一年,老道长留下一封信离开了,信中将那药的配方给另外,让我按时服用,等我二十岁的时候,就能下山去了。

  转眼又过三年,我已然是个二十岁的大小伙子。

  也不知是否那药起的效果,现在的我身高提拔,面容英俊,星目剑眉,有时望着道观后院里的那口古井,我甚至会对自己的倒影发痴,真是太帅了!至于我的小兄弟,也确实粗壮坚硬,只可惜一个人在山里待着,实在寂寞,它再威武也无用武之地,好几次差点憋不住冲下山去。

  这一天,便是我的二十岁生日。

  天刚亮,我就早早起床洗漱一番,吃了特意准备的野味当早餐后,我收拾好行囊,仰天疾呼一声,“花花世界!我回来了!”下了苍翠山,我一路南行,到了附近镇子后坐车先去了县城倒车,然后又坐大巴颠簸了五个小时,才终于回到了我长大的地方,‘望龙村’。

  望龙村在望龙山上,虽然环境怡人,但条件十分的艰难,交通不便,村里自然穷困无比。

  坐着摩的来到望龙山边,那司机说什么也不肯给我送上去了,说这山路泥泞难行,怕把摩托车干报废了。

  到天将黑的时候,终于来到了村子口。

  在村口呼吸了下新鲜的空气,心中充满了怀念,这就是我梦里的故乡啊。

  走进村子,借着路灯找到养父母的家,我犹豫一番后,正要敲门,那门却吱嘎一声,自己开了。

  “你是?”开门的是个三十五六岁的少妇,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略显丰腴,但样貌极是精致,可说是风韵犹存,她上下打量我一番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正依?谢正依?”“嫂子!你还记得我!”我和嫂子其实相处不多,可她却还能记得我,让我着实有些感动。

  嫂子点点头,将门让开,与我一起进到屋里大堂中坐了下来,她眼睛有点湿润,“这些年你都去哪了,你哥总让我打听你的消息,可是一个女人能有啥能耐呢?”我听到这话,心中有点沉,当初若是不是哥哥贪财,我也不至于赌气离开。

  他如果想找我,亲自找就是了,何必让老婆替他帮忙,难不成还怕找我会耽误了他的仕途?嫂嫂见我脸色发阴,摇头叹气,“正依,别怨你哥了,他并不是贪钱,只是想给美洁找一个好学校,你走后,他一直很愧疚。

  况且···”嫂嫂说着,眼泪滴落下来,“你哥去年因为犯错,已经被抓去坐牢了。

  ”“坐牢?我哥怎么了?”我大惊,毕竟是兄弟,急忙发问,嫂嫂才告诉我,哥哥收受贿赂,被人举报了,要蹲六年的牢。

  “嗨!不说这些伤心事了,你刚回家,嫂嫂给你做点吃的去。

  ”嫂嫂说着,急忙向厨房走去。

  正这时,门又被推开了,进来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梳着马尾辫,眉眼和嫂嫂颇为相似,应该是他们的女儿,谢美洁。

  嫂嫂年轻时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谢美洁打小也是个美人坯子。

  只是我离开的时候,她还才是12岁的丫头,这四年过去了,想不到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小美女了,我差点不认识她。

  她看到我先是一愣,脸上有些警惕,但旋即发觉我有点眼熟,再加上我这颇为不俗的外貌和迷人笑容,她打消了不少警惕,笑声问道,“你是谁呀?”“美洁,他是你谢正依叔叔,快打个招呼,去给他倒杯水!”嫂嫂从厨房走了出来,对女儿道,又皱眉,“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之前还准备出去找你了。

  ”谢美洁喊了我一声‘叔叔好’,又低声道,“在学校做了会儿作业。

  ”说完像怕嫂嫂再问,急忙把书包放到一边,给我倒了杯白开水来。

  记得以前哥哥当村官时,家里常备茶叶来招待客人,想不到现在却只有白开水,估计他坐牢后,家里也没什么客人来了。

  我谢过美洁一声,一边喝茶一边唏嘘着。

  “叔叔,我还记得你呢!”谢美洁打量着我道。

  我喝着水,笑了笑,“是吗?记得我什么?”“你带我去后山摘过野果子,去河边钓过鱼。

  ”听着她的话,我陷入往昔岁月中。

  时光如此美好,只是永远无法停留。

  过了一阵,嫂嫂做好饭菜端上来了,我也确实饿了,当即大口吃了起来。

  “正依,慢点吃,锅里还有呢!”嫂嫂见我吃的香,她也很开心,不停给我夹着菜。

  吃过饭,嫂嫂让美洁去做作业,以备高考,她则去厨房洗碗。

  我也过去帮忙,她就问我这几年去什么地方了。

  我便把这四年多的时间经历,和嫂嫂说了一遍,她听完后欣慰的点点头,“和一个老道士过几年也好,就当修身养性了,总比在花花世界走了歪路好。

  ”快到深夜了,嫂嫂给我收拾了一个房间让我休息。

  我躺在床上,恍惚又回到了苍翠山的道观里,猛地惊醒,才想起我已经回到故乡了,不由欣慰。

  过了会儿,我又睡了过去,但很快又被一阵尿意憋醒了。

  起身后才发现我不止想尿尿,连下身也硬如钢铁,想起刚才做了个梦,梦中我和嫂嫂依偎在一张床上,正做着那羞人的事情。

  该死!怎么会做这种梦的?我暗骂自己一声,起身向卫生间走去,但因为下体挺直着,便弓着腰行走。

  因为刚醒来,睡眼朦胧,走到卫生间时发现灯亮着,也没多想,推开门就拉开了裤子,小兄弟蹦了出来。

  “啊!”卫生间里发出一声惊呼,但立刻就被捂住了。

  我也吃了一惊,忙收好小兄弟,再仔细看,却见嫂嫂正在卫生间的蹲坑上,穿着一身简薄的纱衣,胸口的两大团露出了大半,而那胸口出现了若隐若现的两点深红。

  她此时正手捂着嘴,满脸的惊恐。

  我呆了半响后,急忙捂住眼睛,“对不起啊!嫂嫂,我真不知道你在里面···”说着,我急忙转身出门。

  想回房间去,可发生了这种事,不解释一下就走,是不是不太好?况且我那尿意也催得紧,若是回房间,怕是一晚上都别想睡着了。

  正踌躇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开了,嫂嫂一脸绯红的走了出来,眼睛都不敢看我。

  “嫂嫂,我···”“别说了。

  ”嫂嫂打断了我的话,“不怪你,这卫生间门坏了一直没修,好了你赶紧进去上吧。

  ”我点点头,急忙钻了进去。

  站在蹲坑上,我却无论如何也尿不出来。

  小兄弟实在太坚挺了,而且满脑子都是嫂嫂的身体风景,根本收不了力道。

  我只好闭上眼睛,脑子里幻想苍翠山的风景,总管尿了出来。

  走出卫生间,却惊讶发现嫂嫂正站在门外。

  “嫂嫂,怎么还不回去睡啊?”我心中居然隐隐有些期待,但又不知在期待什么。

  她犹豫着开口,“那个···正依,今晚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不然弄出误会就不好了。

  ”我松了口气,心中的失落转眼即逝,“放心吧,嫂嫂,这事你不说我也知道的。

  ”她点点头,轻手轻脚的向自己房间走去,她和女儿隔壁两个屋,怕把谢美洁吵醒。

  望着她的婀娜背影,我心中荡漾,少妇对少年的吸引力是无与伦比的,我自然也是。

  可想起刚才卫生间的一幕,我那因兴奋而巨大的小兄弟正对着嫂嫂···我又弓起了身子,不敢多想,急忙回了房间去。

  躺在床上,我根本睡不着,睁眼闭上都是嫂子那轻纱包裹的酮体。

  终于,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轻轻起床,也不穿鞋,蹑着脚向嫂嫂的房间走去。

  来到嫂嫂房间门口,我本打算在门缝里偷看她两眼,却发现她根本没锁门。

  想来也是,以往都是母女两人在家,何必锁门。

  我感到呼吸急促,本想远远的看她一眼,以缓解心中火热就算了。

  可一看到嫂子,我就更热了,她以一个侧躺的姿势在凉席上,身体就像群山一样起伏,线条优美。

  她正均匀的呼吸着,我仔细听了一会儿,确定她睡得很香,才悄悄又近她两步,终于与她只有一臂之距。

  我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月光,仔细端详看着她胸前那两点。

  虽然她已是少妇,但那两点却还如少女一般粉红。

  她突然‘嘤咛’一声,翻了个身子。

  吓得我差点跳起来,急忙又蹑脚离开,回到了自己房间里。

  躺在床上,再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到胯下,足足抖动了半个小(俩性故事)时候,我才一泄千里。

  第二天起床,我仔细检查了会儿床,发现没有留下证据,才放心的去卫生间洗漱。

  谢美洁正在洗脸,和我笑着的互相打了招呼。

  嫂嫂听到我的声音,让我过去吃早饭。

  我和谢美洁洗漱完毕,来到桌前,嫂嫂看到我还是有些不自在,低着头为我俩盛粥。

  吃过早饭,谢美洁就拉上书包准备出门,此时是白天,在眼光下我才发现这小妮子发育的相当不错,前凸后翘,身材已是极好,等她成年后,必定和她母亲一样是个美人。

  她正要和我打招呼离开,见我盯着她身体看,面色一红,一跺脚跑出去了。

  “这丫头,撒什么疯呢?”嫂嫂无奈的看着谢美洁的背影,又对我道,“正依,一会儿咱俩去给你父母上个坟,你和他们好好说说话。

  ”我想起养父母对我的好,点了点头。

  先在村里小卖部买了些黄纸和蜡烛,再带了一瓶养父最喜欢的烧酒,去了后山的祖坟。

  来到坟前,嫂嫂烧纸,我给爷爷斟酒,和他讲了我这些年的经历,为当年没有坚持为他们讨要公道而愧疚大哭,嫂嫂也在一边抹着眼泪。

  我们在这里哭着,听到附近也传来女人的哭声。

  好在现在是白天,不然还真有吓人。

  我和嫂嫂烧完纸后,互相搀扶着离开,路过一个小墓,看到一个二十五六岁,穿着粉红色薄衣的女人跪在目前,一边烧纸一边哭,她听到我们的声音,擦了擦眼泪,回头看去。

  这才看到这女人的面貌,长得真是不错,虽没有嫂嫂面容精致,但五官清秀,一双凤眼格外靓丽,只是噙满了泪水,让人心疼。

  当她看到嫂嫂的时候,与她点了点头,又回了头去。

  我与嫂嫂走远一些,才向她打听这女人是谁?嫂嫂叹了口气,“她叫韩婷燕,命比我还苦,之前跟别村一个男人结婚,结果没几天那男人喝醉酒栽河里淹死了,后来四年前也就是你最后一次回村的时候,她又嫁给我们村一男人,结果两人还没来得及生孩子呢,那男人又得了急病,一个月后就去了,那男人的寡娘因为思念儿子,跟他前后脚走了。

  后来十里八村的人都说她克夫克婆婆,没人敢要她,她就在那男人留下的屋里一住就住了五年,惨啊!”听了嫂嫂的话,我望着远处的韩婷燕,也对她万般同情,却也无可奈何。

  我和嫂嫂回家的路上,她突然想起附近田里还有些农活,便让我先回去,她去田里干完了就回家。

  我想帮忙,她也说不需要,坚持让我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前面有三个半大小子与我擦肩而过,都一脸坏笑,勾肩搭背的说着什么,我随便听了一耳朵,“嘿!快走!小寡妇又哭坟去了!”“整天哭哭哭,有什么意思?咱们去和她说说,要实在憋得慌,咱三个就吃点亏,帮帮她!”我开始还没在意,走过一段路后,越想越不对劲,急忙往祖坟的方向跑去。

  刚到那里的时候,却看到那三个小毛头大笑着捡地上的石子,往韩婷燕老公的墓碑上砸去,韩婷燕急得都快哭了,左右跑着阻挡他们的石子,口中哀求,“求求你们了!别在这里调皮了!快走!”那三个小毛头嘴里不干不净,“韩寡妇,让我们瞧瞧你的奶子,我们就不砸你老公了!”我闻言心头怒起,不带这么欺负寡妇的!一个猛子冲过去,揪住其中一小子,抡着他向另一个小子砸过去,两人重重叠到了一起,在地上哀嚎起来。

  另外那个小子想跑,我抓起地上一石子照着他小腿飞去。

  他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我把三人揪到韩婷燕老公的坟墓前,“跪下,磕三十个响头,磕一个道一个歉!”三人看出我的厉害,都哭丧着脸照做了,韩婷燕本来还想阻止,被我用眼神拒绝了。

  三小孩磕完头后,才赶忙离开了。

  “谢谢你。

  ”等这里没人了,韩婷燕才对我用蚊子一样的声音道。

  我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心叹为何老天要如此为难这个美丽的女人,连嫁二夫都死也就算了,还要被人说闲话,挨欺负。

  不用谢。

  ”我摆摆手,又道,“看不惯而已,再有人找你麻烦,去周清家找我,她是我嫂子。

  ”她咬着嘴唇,头微微一摇,似乎想拒绝,但想了想,又用力的点点头,“嗯!我记住了!”看着她那美丽的凤眼,似乎有别样情愫一闪而过,但我没多想,只当是谢意,转身离开了。

  又回去的时候,闲来无事,便去嫂嫂的田地里帮她忙活了一阵,到中午的时候,才跟着她一起回了村里。

  谢美洁已经回了家,嫂嫂烧好午饭后,我们三人有说有笑的吃完了。

  吃过饭,我在村里溜达着散步,却听到身后有脚步和嬉笑声,回头就笑,“谢美洁,你跟着我干什么?”“嘻嘻,叔,你为什么比我爸帅,还比我爸高大威猛?”她走到我跟前,笑着问道。

  我因为怕多事,就没把老道长给吃药的事情告诉嫂嫂,此时自然也不会告诉她,便随口说道,“你也知道我是你爷爷奶奶收养的,天知道我原来父母是什么基因。

  ”说到亲生父母,我有点黯然,又道,“你的书包呢?怎么还不去上学?”“我···我不敢去。

  ”她也有些黯然,犹豫着道。

  我愣了一下,“为什么?”“我在学校得罪了个小太妹,她叫了几个社会上的混子,说下午见到我就打。

  ”她低声的道,一脸害怕。

  “岂有此理!”我顿时怒了,“这还是教育人的地方吗?敢欺负我妹妹!你带我去!”她先是一喜,“叔,你要帮我吗?”“不帮你帮谁?咱可是一家人!”我说着话,带着她往家赶去,“走,先去拿书包!带我去你学校,不信治不了这帮混子!”拿了书包,谢美洁带着我下了山,来到了附近一个学校门口。

  这学校其实就是小学,初中,高中三合一体,等于把附近农村的学生都集中到了一起。

  而此时正是午休,学校门口正有不少学生进进出出,有说有笑。

  “人呢?在哪?”我对谢美洁问道,心中居然还有些期待。

  我以前也是在这学校里念完了小学和初中,那时候在学校里就是出了名的刺儿头,到处打架惹事,差点被开除,后来还是养父母一家和我语重心长的谈了一宿,我才痛哭流涕的改变,成了个好学生,以优异成绩去了省外读高中。

  想不到兜兜转转几年,又回来和这里的混混打架,真是人生一轮回啊。

  谢美洁四处望了望,突然指着正向我们走来的六个年轻人道,“那里!他们过来了!”我往那几人看去,五男一女,只有那女的穿着校服,但也没个正经样儿,还特别丑,其他五男都穿着五颜六色的古怪衣服,一脸的流里流气。

  “骚货!还敢来!”校服女走到我跟前,指着谢美洁尖声骂道,“敢勾引我看上的男人,看我今天不扒光你的衣服!”啪!她的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重重一耳光,身体转了一圈摔倒在地上。

  其他五个混混都愣了,其中一个嘴里的烟都掉在了地上。

  校服女捂着面孔愣半响,突然朝那五人又苦又叫,“你们是死人啊!我被那骚货带来的人打了,赶紧给我打啊!”那五人这才回醒,都怪叫着向我冲来。

  我这些年在苍翠山上修炼,平时就以打鸟捉兽为食,练得好身手,再加上那药的辅助,和我本来就有一股子力气,打起架来可说以一当十,对这几个‘古惑仔’看多了的小混混,根本不在话下。

  那五人还没到我跟前,我就将脚边一块石头挑起,朝着其中一混混砸了过去。

  他哀嚎一声倒下了,另外四人愣了一愣。

  就在这当口,我已经冲到了他们跟前,也不用什么大身手,给了其中两人的肚子分别一拳头,顿时都捂着肚子躺下了。

  另外三个假装,扭头就要跑,我冲过去揪住其中两人的头发,用力一撞,二人头发晕的躺下了。

  看到最后一个,我阴恻恻一笑,冲过去照着他裤裆一脚,他连哼都哼不出来,夹紧两腿坐下了。

  我这一通打,引来了周围所有学生的目光,都带着崇拜的望我。

  那校服女眼睁睁看着自己带来的五人被我一一击倒,早吓呆了,瞪大了三角眼看着我们。

  我走了过去,一把揪住那校服女的头发,猛然喝道,“脱!”她浑身一抖,“脱···脱什么?”“衣服!”她还想说什么,被我重重抽了一耳光,顿时要哭,又被我抽了一耳光,威胁她再哭再打,她才止住哭声,抽泣着开始脱衣服。

  刚脱掉校服,我就问道,“被人扒衣服的感觉不好受吧?以后认真学习,好好做人,再让我知道你欺负人,尤其是欺负我外甥女,老子弄死你!”她也没敢说话,强忍着泪水拼命点头。

  我带着谢美洁向校门走去,“行了,以后再有人找你麻烦和我说,不过你们这学校风气也太差了,你好好学习,争取到别的地方读高中去。

  ”她看着我两眼冒星,“叔!你太厉害了···我好崇拜你啊!”我有点尴尬,“行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转身离开了学校,这时候又听到那校服女‘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我刚才也是估计在学校门口动的手,就为了让别人知道谢美洁有我这么厉害的叔叔,这样以来,即便她以后在这里读高中,也不会有人敢欺负她了。

  反正下山了,就在附近的镇上逛了逛,到傍晚的时候,才向村子走去。

  可在经过一个小院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出阵阵水声,我无意看了一眼,却透过围墙上的破洞看到院子里那女人的面孔,正是韩婷燕。

  我想走过去和她打个招呼,却见她居然开始脱起了衣服,急忙捂住了嘴,她居然在洗澡!我心跳加速,慢慢的向墙角破洞走去,看到她背对着我,正在脱掉内衣。

  看到她那洁白无瑕的后背,乌黑的秀发披在背上,黑白分明。

  她用旁边的木桶里用瓢舀着水往头上浇下去,然后开始用毛巾在身上擦着。

  我咽着口水,下面情不自禁的开始挺起,欲火也在心中燃烧,心中不停的想要拥有那美丽的身体。

  正看的激动时,却见她望了一眼瓢,然后犹豫的抓起它,用柄处慢慢放到了自己的神秘地区,然后开始···一上一下的动着。

  我惊呆了,她居然在···在做那个!可想来也正常,她毕竟年轻,谁能受得了夜夜空闺啊?我听着她那里传来的阵阵水声,感觉脸热得快要燃烧起来,手也情不自禁的摸到了小兄弟上,心中斗争一会儿,还是对抗不了本能的开始动起手来。

  我和她,一个里,一个外,虽然是两种性别,但在同一时间做着同个性质的事情,这让我还是很兴奋。

  就在我快要到达顶点的时候,韩婷燕也身子一阵抽搐,估计要和我同时去。

  我却突然想到,若是我在这里留下东西,必然会引起怀疑,当即停下了手,同时浑身肌肉紧缩,那释放的冲动才有所收缩。

  那院子里面,韩婷燕竭力想压低声音,但还是发出了几记呻吟,又立刻压住了,我也算心满意足了,便悄悄的离开。

  回到嫂嫂家后,谢美洁已经放晚学回家了,嫂嫂正在烧饭。

  我来到卫生间里小便,脑海里却满身韩婷燕那充满诱惑的身体和声音。

  我的小兄弟又开始愤怒,我无意看到旁边放着个筐子,里面都是准备洗的脏衣服。

  我一眼就看到里面有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心头一跳,谢美洁这年纪不会穿,那必定是嫂嫂的裤子了。

  我往外听了听,确定嫂嫂还在忙着烧饭,我急忙将卫生间门给锁上了,然后将那蕾丝内裤抓过来,又拉开裤子,将小兄弟释放出来。

  那裤子包裹着我的小兄弟,只感觉一股曼妙的感觉袭上心头。

  我那些年流浪四海的时候,也到处寻花问柳,但大都是露水情缘,第二天给了钱就走了。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尽管没和嫂嫂有肢体接触,但心中却充满了情欲和爱意。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112.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2166.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3921.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5477.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4014.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1870.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7069.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