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kazami ayumu,新手必看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雷哥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雷哥,我听你的”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

  “好!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你带她滚蛋得了,不过,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这事儿一定有误会,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说完,我头一晕,眼前一片金星闪烁,整个脸肿了。

  恍惚间,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雷刚,你刚才说什么?让浩子带我走?好呀,我总算明白了,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欢,这是要借机踢了我……”雷哥冷笑盯着玲子:“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狐狸和大嘴喊道:“你俩愣着做什么?快去把他给阉了!”我瞬间明白了,闹了半天我被雷刚这个王八蛋耍了。

  不过玲子的确是个好女人,现在了居然还在为我求情。

  雷刚狞笑:“还说不是女做夫银妇,这就护上了!没事儿,等阉完他,你们就可以滚蛋了!”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

  狐狸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过来,眼看就要冲着我的命根子来的时候,那个傻女人居然护住了我。

  眼睛一红,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狸的脚面上,狐狸痛地倒在地上嚎叫着,不敢继续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体,手里的尖刀还滴着血,指着雷刚说道:“放我们走,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我听人说过,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红。

  他们这种人肯定贪生怕死,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滚”,大嘴让开路,我扶着玲子赶紧逃离了这里。

  走出大门,在街口有家诊所,我扶着玲子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伤口。

  一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到了街口,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

  “这钱你拿着,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刚这人比较狡诈,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脱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儿?”  我有种保护玲子的浴望,毕竟她是因为和我弄那事儿才被雷刚赶出来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这事儿太纠缠,说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发生的事儿其实你我心里清楚,我们没有…(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算了,不说这些了,唉……”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会查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诉你,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种冲动,想以后我来照顾她,但我终于没有说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灯下被越拉越长,消失在远处一片黑暗之中。

  没过几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实上,我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玲子,给雷刚戴了绿帽子,那他发点儿火也很正常。

  平静下来,我甚至都觉得我有些对不住雷刚。

  只是我时常也会想玲子是不是对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会一直护着我呢?那段时间我满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去仔细梳理整个事件,更不会想到这里面会暗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

  当然,这个秘密我是在几天后才知道。

  ……没有了固定的职业,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玲子给我的那三千块钱,我已经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

  我不想回家让我爹看不起,为了心中衣锦还乡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宝马会的夜总会里新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

  这几天工作平静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过在一天晚上,我因为多说了几句话,救了一个人,那个人请我喝了差不多两瓶白酒,还让一个小弟开了一辆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确实够牛逼,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个狭窄弄堂里,车子开不进去,我在弄堂口下车趔趄着向里走,走到楼下突然发现三楼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我记得很清楚,傍晚离开的时候我灭了所有的灯。

  我突然紧张起来,酒也醒了一半,难道是雷刚的人找上门来了?我屏声静气慢慢上楼趴在门板上听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我松出一口气,以为自己出现了记忆错误,说不定灯是临走的时候忘了关。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躺在床上露着两条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着黑色的文匈和白色雷丝的内裤,正妩媚的看着我……玲子胸前鼓胀胀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丰满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丝内裤紧绷绷的呈现出一片诱惑的三角……我以为是酒精刺激了出现了幻觉,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来我这儿是……”这是我脑海中最大的疑问。

  “我是来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从今往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这是怎么说的?再说了,我今天刚惹了一点事儿,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呢!”玲子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两滴泪水从她光滑的脸颊上滚落:“张浩,我说过,咱俩被冤的有些蹊跷,这件事我搞清楚了,这根本就是雷刚的一个阴谋!”“阴谋?”玲子早几年也是做公关的,小混混雷刚泡上了玲子,于是两人开始做鸡头这一行,玲子帮着他成就了现在的事业。

  雷刚手头花钱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账,实际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钱,她是攒着想实心实意以后和雷刚过日子用的。

  但雷刚一直没有真心喜欢过玲子,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免费的“炮友”,一个免费的妈咪。

  他一直想独占整个团队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开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个女人预备接替玲子的妈咪地位,更急着寻找机会踢开玲子。

  雷刚知道她晚上去场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习惯,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药。

  然后故意让我去他家取笔记本,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切!“至于那张银行卡和车票,那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只是让狐狸去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出来就说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将手里的烟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脸的落寞,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这段时间,玲子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做公关的姐妹,让她设法接近狐狸,并且和狐狸上了床,终于套出了这些隐情。

  “现在倒好,整个圈子里都传遍了说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刚赶走的,竟然没有人肯收留我……呜呜!”我心里像是有股火在燃烧,我特么就是个跑灰还差点儿被废了。

  我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迈步冲向厨房,随手拿了菜刀别在腰后就要冲出门去。

  玲子突然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着我道:“做嘛?你要去做嘛?”“老子砍了雷刚个狗曰的!别拉着我……”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冲玲子嚷嚷。

  “你就这样去砍雷刚?你应该很清楚,恐怕你还没接近他就被他身边的人做翻了!”玲子冲我嚷:“就算你能砍死雷刚,我问你,条子能放过你嘛?”我一屁古坐回沙发,黑着脸喘着粗气儿:“反正,这个仇我一定得报……”“谁说不报了?我来投奔你就是要和你一起报复雷刚!”“你有别的办法?”我问玲子。

  玲子也不理我,一转身向着大床走去。

  “过来!记住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她的右手背在背后,伸出食指对着我勾动。

  修长的大长腿,圆滚滚的美屯,白色雷丝内裤,还有整个一大片白皙的美背,再加上她风情万种勾动的手指,我瞬间有了最原始的冲动……  玲子的身体摇曳摆动,我正血脉喷张,欲罢不能的时候,她却停了下来。

  “在深市混,既要有女人的细腻和算计又要有男人的凶狠和野心,所以我今天来投奔你,咱俩必须联手对付雷刚才有胜算!”她躺在床上翻着大眼睛看我。

  我不敢看她,她的身材原本就很惹火,现在又只穿着内衣还把身体舒展的那么开,简直就是对我的撩拨。

  

“医生说……挺好的,没有问题。

  ”我语气有些急促,幽怨的回头瞄了眼医生,感受着他的动静,浑身变的更加燥热起来,因为这种刺激感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我刚开完会,你多等我一下,再忙完手头这点事情过去接你。

  ”“好。

  ”我就连忙挂了电话,扭身推开医生,想要去责骂他,只是看着他那嘴角浮动的笑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而且本来自己内心就有着一股渴望。

  我甚至想着主动去拥抱他,只是想到老公刚才关切的问候,心里又有着一股深深的谴责感。

  “我老公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我慌乱的说了一句,不敢再去看医生。

  我怕再多看一眼,就会受不住。

  韩思妤,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出了医院,我拦下一部计程车,刚刚坐下,羞耻的眼泪便止不住涌出。

  为什么没有抵抗?还有什么脸面对爱我的老公?就这样出轨了,怎么能这样?出租车司机见我哭了,丢来一包纸巾。

  “姑娘,别哭,看你长得这么好看,就算被男人抛弃了,也别太当回事,喜欢你的人一定还多着呢!”司机的好意很贴心,他一定是想安慰我,却猜错了缘由。

  也是,谁会想到一个孕妇,挺着肚子还能做出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呢!“谢谢你。

  ”我擦干眼泪,努力牵起嘴角笑笑。

  “这就对了,笑起来更好看!姑娘看上去还小,没毕业吧!”司机笑着说道。

  我看上去又那么小吗?听到这样的问题,心里很开心,毕竟每个女人都希望青春永驻,容颜不老。

  “我已经结婚了……”司机听到我的回答,专门转过头,快速看我两眼才回过头。

  “哈,结婚了!看上去跟高中生似的。

  是不是你老公在外面做坏事了?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他还敢在外面偷吃?真是该死!”被司机这么一说,心里更加愧疚了。

  我老公什么都没做,是我,是我做了羞耻的事情。

  心里默念着,这个秘密,就让它沉在心底,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会恪守自己的行为,管住不知廉耻的想法!我没有再说话,默默低下头。

  “到了!姑娘,别难过了,多笑笑才好看!快回家去吧!”司机热情的看着我。

  “谢谢您!”付过钱,我逃也似的回到家。

  一进门赶紧将衣服脱下,全部丢进洗衣机,走进浴室,想要将脏污的东西和记忆全部冲洗干净。

  冰冷的水将全身浇透,灵魂得到净化般,终于变得平静下来。

  镜子里的我,顺滑的线条,膨胀的松软。

  肚子大的很突兀,自从怀孕以来,身体变得异常丰满,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尤其是莫名的渴望,不停的冲击我的底线。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我拿起一条浴巾胡乱裹住,去接听电话,看到来电人是老公。

  我一下就慌了,忐忑的接起电话。

  “老婆,我到医院了,你在哪?”我心里一震,竟然慌乱的忘记告诉他。

  “我已经回家了。

  ”“不是说好来接你吗?怎么自己就回去了……”“刚才有点不舒服,就赶紧回来了。

  ”我撒了个小慌,连忙说道。

  “不舒服?现在怎么样?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回去!”老公焦急的挂了电话。

  面对老公,有太多的愧疚,尤其是看到他的时候,内心不断翻腾,负罪感强烈到极点,不敢看他的眼睛。

  之后的几天,我都在努力的忘记不快乐的事情,竭力的做好妻子的角色。

  周末约好和老公一起看电影,他临时有事,匆匆赶回公司。

  以前的话,我一定会发脾气生闷气,这次我只是微微一笑,叮嘱他注意安全,便一个人回到家。

  对我而言,这也算是一种弥补吧。

  一个人空落落的坐在客厅,寂寞的不像话,结婚以后,有了自己的生活,便很少跟以前的朋友联系,慢慢的开始疏远。

  最亲密的闺蜜去了国外进修,现在想找个可以逛街的朋友都没有。

  百无寂寥的窝在沙发里,身体空洞的令人难以忍受,脑海中又回想起那天的画面。

  身体的膨胀感突然袭来。

  胸口涨的有些痛,我自己伸手往上,我闭着眼睛,两手在身上抓着,回想着那日感受的快乐,强烈的感觉更加猛烈的袭来。

  我干脆躺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快速的活动起来。

  轻轻的按压令身体飘飘欲仙,我竟然想着医生,闭着眼睛轻哼起来,一波波的快乐拍打着寂寥的灵魂,填补着内心的空洞。

  他温热的手掌,轻轻的呼吸,炽热的眼神,令我无比的兴奋。

  快感扩散到每条神经,不由的加快手中的速度,呼吸随着舒服渐渐加重,肆无忌惮的轻吟着,想要达到更刺激的巅峰。

  好想要,我想着医生那个令人怦然心动的身子,身体扭动起来。

  还差一点,还要再刺激一点!手胡乱的在身上动作着,发痛的另类快感好似一股电流传遍全身。

  “嗯……还要…”我臆想着,口中叫喊着,快乐的想要飞起来。

  “咔嚓!”门外发出了动静。

  我赶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慌忙将衣服整理好,向大门的方向看去。

  老公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刚才马上就要来了,就差一点点,好难受。

  殊不知上衣被泌出的奶水弄出了印记,白色的衣服十分显眼。

  门开了,进来的人是沐恒。

  老公的亲弟弟。

  我的心一下就慌了,这……刚才我的声音很大,是不是被听到了?脸上一阵滚烫,红到耳根。

  “嫂子,我哥给我钥匙,让我先过来……”沐恒羞涩又迟疑的说道。

  他的脸突然变得通红,死死的盯着我的上衣。

  我这才低下头,发现身前的两团污渍,不由头皮发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一时间,空气尴尬的似乎都凝固了。

  沐恒的脸颊通红,显然他已经不是之前的小毛孩了。

  “我去换下衣服,你先坐一会。

  ”我连忙跑回卧室。

  再出来的时候,沐恒安静的坐在客厅,脸色也恢复了正常,见我出来便笑盈盈的看着我。

  “嫂子,我以为家里没人,就进来了,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沐恒笑起来的样子很阳光,眉眼和沐远有些相像,很是帅气。

  青涩多一些,眼睛里都是剔透的纯洁。

  “不会,就当在自己家,我帮你把(大炕上性经历)行李拿到房间去。

  ”沐恒连忙站起来,我毕竟身怀六甲,他很贴心的抢先我一步拿起行李箱。

  “嫂子,我来!”我问了问沐恒的学习情况,又随便和他聊了几句家常,之前紧张的感觉这才渐渐消退。

  收拾完房间,沐恒的后背上都被汗浸湿了。

  十八岁的男孩身上特有的味道传来,好像把人拉进了青春的花季。

  “嫂子,我去洗澡。

  ”“好,我去给你拿新毛巾。

  ”沐恒已经先去了浴室,这时我才想起,还有衣服在浴室的脏衣篓里,里面有我的贴身衣物,还有……刚才换下满是羞人污渍的脏衣服。

  尤其是昨天换下的底裤,我的脑袋一下就炸了。

  早知道就提前洗了……心里一团乱麻!浴室传来“哗哗”的水流声,也盖不住我心里的压抑,我在客厅不安的走来走去,想着他一出来,我就赶紧去把衣服洗了。

  “嫂子,帮我拿下毛巾吧!”沐恒的声音响起。

  “好,这就来!”沐恒从浴室的门缝中伸出一只手。

  我不小心瞄到了他的身体曲线,神经一下子被绷紧,心里不停跳跃,慌乱的不像话,手也变得颤抖,递过去的毛巾还没交到他手上,就掉在了地上。

  “啊……”我惊呼一声,身上发胀的感觉又来了,心尖说不出的难受。

  沐恒见毛巾掉了,笑道,“嫂子,我自己来。

  ”他蹲下去拣毛巾的时候,门缝又开大了些,可以看到热蒸汽中,一具充满荷尔蒙的男性身躯,我脸上一红,连忙走开了。

  十八岁的男生已经和成年男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了,毛茸茸的小胡子,健壮的身体,年轻的肌肤,让人看了无法忘怀。

  窒息的紧张感,缠绕着我的灵魂。

  终于,沐恒从里面出来,我整理好心情,若无其事的迎了上去。

  “我去洗衣服,刚才你换下的衣服,我也一起洗了吧0。

  ”“那就辛苦嫂子,我放在衣篓了!”沐恒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回了房间。

  我几乎是冲进浴室,生怕被人发觉脏衣篓里的秘密。

  沐恒的衣服扔在里面,还有他换下的底裤,内侧有异样东西的痕迹,看的我面红耳赤。

  咦?我的衣服……底裤在最上面,好像被人翻过了似的,难道沐恒动了它?连丝袜上都沾上了不一样的东西,他动过了这些吗?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将衣服分好类一股脑丢进洗衣机。

  电影里出现的情节,再次上脑,乱七八糟的画面被放大扩散。

  这时我一抬头,发现沐恒就在浴室门口,正看着我,眼睛里充满神秘的色彩。

  “嫂子,我想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沐恒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没有没有,我已经快弄好了,别管了。

  ”我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空气里充斥着奇怪的味道。

  他已经向我走近,将我手里的衣服拿走。

  紧张的心一下凝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嫂子,我的衣服得手洗,可是我不会……”沐恒俯视着我的视线,移到了身前的臃肿上,透过衣领什么都可以看见。

  我赶紧站起来,“没事,我来洗,你快回去吧,这里地方小,咱俩怪挤的。

  ”沐恒没有走,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肚子上。

  身体顿时凝固,陌生的手掌引起毛嗖嗖的触感,一股热浪拍打在小腹。

  渴望立刻高涨,难捱的躁动席卷而来,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不安。

  面对正在上大学的小叔子,我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思绪,他说到底也是个孩子!不可能不可能!“沐恒,你要做什么……”我颤栗的问道。

  沐恒眼中的纯净依然没变,“嫂子,我就是想看看我的小侄子,我马上就可以做小叔了!”我舒了口气。

  原来是我想歪了,沐恒还是个孩子,怎么能用那种角度去看人呢!这时门铃响起来,他才放过我,兴高采烈的去开门。

  “哥,你回来了!嫂子已经帮我收拾好房间了!”小叔子的到来太突然了,让我措手不及,之后我便注意很多,避免这些事情。

  早上我们一起吃早饭,各自去上班上学。

  沐恒的学校离家很近,步行十分钟就能到,我们便顺路走一段,我再去步行去上班。

  有时沐远会叫我们出去吃晚饭,更多的是我在家里做好等他们回来,就这样相安无事两周,相处的很顺利,家里的气氛也活跃起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5082.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7752.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1611.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3183.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2522.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5812.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2387.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e.aspx?3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