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lease be a little gentle,新手必看

王爷恩恩恩快点要死了h 7风流王爷的宠妃齐水儿 风流王爷的逃妃txt  岁月就象一条河,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值得把握的青春年华,中间飞快流淌的,是年轻隐隐的伤感。

    记忆仿佛是一棵树,岁月就如年轮般给你罩上一层又一层,人生亦是如此。

  记忆又象是倒在掌心的水,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  生命本是一场漂泊的漫旅,遇见了你是一个美丽的意外。

  我是如此珍惜着你,因为那是可以让漂泊的心驻足的地方。

  曾经在千年树下等候,只求你回眸一笑,曾经在菩提下焚香,只为等一世轮回的相遇。

  阡陌红尘,终究一场繁花落寞,回忆在岁月中飘落了谁的眼泪,往事在时间中飘落谁的忧伤。

    如果有一天当世界都变了,我也不忘记你的颜色。

  将今生我对你的眷念,铭刻在三生石上,历经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的沧桑,只为,你能记住我的名,记住我的深情,我的心。

    生命永远是灿烂的花朵,爱情是永恒的恋歌,你是我永远的恋人,你我许下美丽的诺言,定格在时光的千年。

    岁月在尘世转了几数轮回。

  语难休,观茫茫红尘、烟雨河流!我不懂,彼此之间扯不断的牵绊,如同已定格的画面,该如何纠错执行。

    总有些时光,要在过去后,才会发现它已深深刻在记忆中。

  多年后,某个灯下的晚上,蓦然想起,会静静微笑。

  有些人,已在时光的河流中乘舟远去,消失了踪迹。

  而你,却在我的心中,流淌着跨越了时光河的温暖,永不消逝。

     一束可爱的娃娃花静静地立在办公室内的一角,默默地看着我忙碌,听着我接电话,分享着我敲打文字时的欢乐,分解着我停下手头工作时一个人的落寞时光。

  这就是三八节你送给我的礼物,它一直在我身旁,陪着我。

  可是,我却想知道,你是谁。

    是你?是他?还是她?我不想再苦苦相寻。

  我只想在寻寻觅觅三天以后的此刻,用我的真心,用我几近颤抖的语言诉说,用我轻灵的十指在键盘挥舞,将我饱蘸的情感变成文字,流泻满纸,满纸,以此表达我对你的深深的谢意。

    或许你就是那上帝,在浓云密雨,愁云惨淡的时光里,在节日即将来临的前一天,为我泼洒一地的爱心,点燃一片灿烂明丽的天空,挥挥手,递给我满世界和煦的阳光。

    也许你还不知道,那一束淡雅喜庆的祝福娃娃送达的时候,我没有在办公室,我正在雨雾锁城的外面办着事情,等我回来时,递花姑娘的背影早已消失在楼外朦胧的烟雨之中。

  一如你,仿若夜空里的点点繁星,唯有用你那深情的目光,远远地站在夜空那头,看着我,而我却立在黑夜的迷茫之中,仰望寻找,不知哪一颗星星是你。

    知道么,如果那递花姑娘就在我眼前,我一定会拉住她,拉住她,不让她太早转身离去。

  我一定要细细地打听,为我定花的人是谁,他可好。

  可是,那飘然而至的姑娘就连身影也不留一个给我,直至这样把雨雾样的谜团扔给了我,叫我如何不去日思夜想,如何不心藏怅惘?  知道么?那一刻,在同事羡慕的目光里,我已知道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是什么。

     抱过那一束挂着一块节日快乐祝福牌子,八块开心快乐徽章的可爱的布娃娃,看着那一袋精选的食品,在三八节将来临的前一天,我已经沉浸在幸福和欢乐的海洋里,久久地沉醉,不愿醒来。

    知道么?我却是真的很傻,我已使尽平生解数,循迹打探你的消息,却仍然如石沉大海,毫无音讯。

  我想问问拂过我脸庞的风,还有窗前飘过的雨,可否知道此刻的你正处在天地间的哪一处,代我传讯给他,告诉他我已将他日夜找寻。

    静静地,也一个人扪心自问过,或许,是送错了,于是又一次追到替我收花的同事那,非得问个所以来,证实的结果是不可能出现失误的举措。

  留给我的,依旧只有独自的寻思。

    我于是,傻傻的,傻傻的,翻开往事的一幕又一幕,搜搜关于我的前生,关于我的过往,我想弄弄明白,我曾在哪生哪世与你结过缘,曾为你付出过么,让你如此存心,为了我的快乐精心准备。

    我也试图寻思,是否,我曾在何时何地,拨动过你万段心弦,令你沉醉,无法释怀,念念难忘,可你我又不能相见。

  或许,只是为了给我更大的无尚的满足,才这般苦苦视若不见,不若不见?这样的让我幸福着,快乐着?那么,你已经做到了,你浓浓的情意,已经芬芳了我来时的,和将奔赴的一路。

    我也想,如若,我还有貌美如花的光色,荡漾了你一江的春水,我也就不会为此迷惑,自古就是才子佳人传绝唱,痴情演绎留千古。

  可是,我不是满园花中的那一朵,引不来蝶舞翩飞醉春光。

  我只是沟壑一草,无有风光的呈现,只是默默地守着山河,度我春秋。

     如若,我是气盖山河的英雄才女,那么我也不会苦苦将你打听,因为,从来就是彩云伴月,高山流水觅知音。

  可我,充其量不过是流河一沙,带不来一片多情的云彩,逐不起一朵美丽的浪花。

    日子似行云的流年里,还有谁为我心生疼爱?替我把满世界妇女都过的一个节日装在你心里。

  却是有你,独独为了我,着意装点,蓄满浓情,叫我心弦如何不被狠狠地触动,双眸又岂能不盈满晶莹的泪?  只是,你为何,却不肯留下只言片语,唯把一束的感动留下,唯把满地不绝的忧伤的念想留下,怎叫我能不夜不成寐。

    其实,我也一直在(草船借箭的故事)静静地等待,等待那一声悦耳的铃声响起,守候着一个声音飘来,一行信息跳跃眼帘,为我轻轻地推开这扇谜底的门窗。

  可是,一天,两天,三天,时光和着屋外淅淅沥沥的雨,渐渐流走,流走,唯独不见君临风里,雨里,仿若只是远远地,站在云里,雾里。

  让我找不着,看不见。

     或许,我在你的世界一目了然,只是你只想这么静静的看着我,或许,你就是我找寻过的你。

  也罢,就让我悄然地幸福地生活在你的身边,你的世界里。

    莫非,你是怕,怕打扰我平静的生活?莫非,你是怕,你走不进我的世界,给不了我要的未来?或许,你已清楚地明白,今生的缘已注定,只能这样给你我一个近在咫尺却是天涯的机会?或许,你只想这样的给我永恒的惊喜,让我一生陶醉?如此,也就罢了,我便不将你找寻,只有默默为我祈祷,但愿来生我可以识得你,但愿,来生里,我最亲近的那个人,就是你,就是你。

    再一次抱起那一束素雅可爱的娃娃,细心地端详,抚摸着每一个开心快乐的娃娃,它们正朝着我笑,就象是列队而来的一群小天使,我坚定我不再将你寻觅。

  因为我的心空已经朗月高悬,和风徐徐,心地间正汩汩静淌着一汪快乐之泉。

  既然你只想在那头抛洒一路开心过来,那么我在这头已经轻盈转身举手,一滴不漏揽入胸怀。

  就算是,为了你,我也要从此过好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

    我决定,把这些娃娃小心地收起,一生珍藏。

  不让它们在岁月的流年里被尘埃笼罩,被时光风干了记忆,我会把它放在我时时看到的地方,让我时时想起,还有一个你在飘渺的年华背后,默默地注视我,关心我,希望我开心,希望我快乐,我足矣。

    很谢谢你!因为那群天使的来临,我真的很开心!很快乐!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再用力些吧。

  ”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

  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远房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

  正想着,许文粗糙的大手顺着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来的酥痒感,让她娇躯一颤。

  听到这轻吟,许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小腹处一阵燥热。

  他今年三十五岁,前两年因为视觉神经压迫,成了盲人,前几天远房表侄把他喊进城里,这侄儿虽然跟自己没有啥血缘关系,但对自己挺不错的,特意给自己找了个盲人按摩的活儿。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紧张,每按一下,都会询问客人的感受。

  虽然他看不见,可凭着双手的触感,他就知道面前的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还有那娇滴滴的声音,要是在床上叫起来,不知道会迷死多少人。

  想到这,他的大手肆无忌惮的在苏倩腰间抚摸(极品少妇的诱惑)着,感受那细腻肌肤带来的快感。

  渐渐的,他的身体有了反应。

  而苏倩也来了感觉,避免出糗,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出差半个月,需求旺盛的她对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只是做个盲人按摩,稍微摸两下,就受不了啦。

  “师傅,你别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苏倩柔声道。

  “哦哦,好的!”许文点点头,双手顺着臀部,滑到大腿上。

  当指尖划过臀部的时候,苏倩感觉浑身像有蚂蚁在爬一样,痒得不行,不由得回头瞥了一眼。

  脸蛋儿刷的一下就红了!眼睛看不见,也能起反应?不过,看着样子,可比自己老公强太多了。

  “妹子,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也是在这时候,许文突然说了一句,然后双手分别摁在苏倩腿上,用力往臀部处一推。

  “嗯啊……”苏倩大声叫了出来。

  痛苦中夹杂着舒爽,就好像是办那事时轻吟,听得许文热血沸腾。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见,就能欣赏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样了。

  刚有这个想法,许文突然感觉眼睛一阵灼热,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当视线逐渐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长着一张精致的俏脸。

  那挺翘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再配上灵动的大眼睛。

  好一个美人胚子!许文喉咙滚动,隔着墨镜的视线在苏倩身上游弋。

  蜂腰翘臀大长腿,白嫩的皮肤没有任何瑕疵,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性感。

  视力突然恢复,他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医生说过,他的视力恢复没有特定的时间。

  两年没见着女人了,此刻他赶紧压抑住喜悦,继续装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动,恰好抵在苏倩那特殊的部位。

  “师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异常,苏倩下意识夹紧双腿,可因为这个动作,手指被夹紧,反而让她觉得更刺激。

  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满足……“给你按摩啊!”许文假装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错地方了,让你按腿,不,不是那个地方。

  ”苏倩羞得满脸通红。

  许文讪笑两声,“对不起妹子,我刚入行,还不是很熟练,实在抱歉。

  ”“没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苏倩娇嗔的看了许文一眼,有些小鹿乱撞。

  刚刚没注意,这瞎子,长得还不错,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苏倩分开双腿,许文这才抽出来,在她美腿上揉捏着。

  刚刚看不见,这会儿能看见了,许文的反应越来越强,恨不得把这双大长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师傅,你有老婆吗?”苏倩突然问道。

  许文动作一停,摇头苦笑,“我这样子,谁嫁给我,就是活受罪。

  ”苏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动,那里看上去那么强,女人嫁给你才是有福呢,还受罪。

  现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两三分钟就完事儿,都快得抑郁症了。

  每每想到这事儿,苏倩就郁闷,不禁自言自语道:“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该给你按肩颈了,不过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许文没听到她的话,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来吧。

  ”苏倩点点头,趴在床上。

  许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热的触感,苏倩情不自禁颤抖了下,嘴里也发出轻哼。

  “师傅,你稍微快点,我还得赶着去买菜。

  ”其实她哪是赶着回去买菜,分明是因为太难受,想着赶紧回去和老公干点羞羞的事儿。

  “得嘞!”许文应了一声,双手搓热后,由后往前推动,身体也随之挪动,他火热的那处,一下一下撞击在苏倩的腿间。

  “嗯唔……师傅,你轻点,难受。

  ”苏倩双眼迷离,娇喘连连。

  许文已经看出来,这女人来了反应,他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这种机会,断然不会放过。

  正想着如何才能吃掉这个美女的时候,苏倩突然说道:“师傅,别按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不等许文反应过来,她就赶紧下床换好衣服,直接离开了。

  其实她彻底受不了啦,再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这才突然离开。

  许文懵逼了,看着带着反应的身子,唉声叹气,不过一想到眼睛恢复了,心情瞬间就好了。

  离开按摩店后,苏倩火急火燎的买了些菜,赶紧回到家,想找老公吴杰泄火。

  可老公还没下班,她实在没忍住,见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厅里就自己解决了起来。

  也是在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本以为是老公回来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顿时傻眼了。

  刚刚的盲人按摩师,怎么是他。

  难道……他,他就是表叔?许文也惊呆了,他大大的瞪着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刚苏倩离开后,他就提前下班回来,打算告诉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经恢复的事情,可谁知道刚打开门,就见着了按摩店那个女人。

  并且,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进裙摆里。

  这个动作,不言而喻。

  亏得许文反应快,赶紧假装伸手四处摸索着,喊道:“阿杰,我回来了,你在家吗?”听到这话,苏倩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过来扶着许文。

  “表叔,我是倩倩,阿杰还没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听阿杰提起你,听阿杰说你之前出差了,我现在暂时住你家,不打扰吧。

  ”许文道。

  苏倩摇摇头,“表叔你哪里的话,您大老远的进城来,我们做为晚辈的,照顾您是应该的,来,快坐,我给你倒杯水。

  ”扶许文坐下后,苏倩走过去倒水,可心里却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画面,她就觉得羞耻。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应了。

  不过还好,表叔是个瞎子,不然可真够丢脸的。

  轻轻跺了跺脚,苏倩拿着杯子走过去,递给许文。

  “表叔,你喝点水,我先去做饭了。

  ”看着表侄媳妇儿娇艳欲滴的模样,许文动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呢。

  ”一听这话,苏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记错了,咱们又没见过面,怎么会熟悉呢。

  ”见苏倩紧张的样子,许文心里好笑,可表面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也对,兴许是在电话里听到过吧。

  ”苏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许文立马又起了反应。

  这要是能揉两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点什么,别人也不会怪自己吧?想到这,许文假装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两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苏倩的雪白上。

  好软好弹!“嗯哼……”苏倩的身体本就难受,被这么一抓,那种反应更强了。

  但是一想到许文的身份,她赶紧后退一步。

  “啊,倩倩,对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苏倩的反应,许文就知道自己的行为过激了。

  “没事的表叔,杯子在这儿,您拿好。

  ”苏倩握着许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这么晚了,您应该也饿坏了,我这就去下厨。

  ”说完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

  她深呼吸两口气,想要压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惊人的部位,结果越来越难受,在厨房忙碌的同时,也不忘偷瞄许文。

  许文发现后,心里不停偷笑,看来这侄媳妇,被自己给吸引住了。

  阿杰这小子够可以的,刚大学毕业没两年,就找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

  不过,既然这妮子这么喜欢看,那表叔就让你看个够。

  “倩倩啊,我想换身衣服,你能扶我去卧室一下吗?”许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这就来。

  ”苏倩乖巧的小跑出来,扶着许文往卧室走去,由于许文比苏倩高半个头,他正好可以从上往下看到两片雪白。

  看到那种画面,许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苏倩将他扶进卧室,把衣服找出来后,娇声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烦你了,倩倩。

  ”许文故意对着另一边说话,制造自己还是瞎子的假象。

  苏倩没再说话,假装走出去,紧接着又轻手轻脚的走过来,靠在门边,直勾勾盯着许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许文心里得意,当着她的面,脱下了裤子。

  之前看到许文的强大后,苏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亲眼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不然她做事都会心不在焉!当裤子脱下后,苏倩忍不住捂着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厉害!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些,苏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脸及脖颈一片通红。

  许文将苏倩的反应看在眼里,那妩媚娇羞的样子,让他难以把持。

  这表侄媳妇,难道平时没能得到满足?嘿嘿,那我再让你看仔细些。

  许文故意挺了挺身,还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这个举动,看得苏倩燥热难忍,不由得夹了夹腿。

  不过见苏倩只是偷看,没有其他动作的趋势,许文计上心来,假装穿不进裤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来帮叔个忙吗?”听到这话,苏倩愣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的退出去,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我裤子穿不上,你能帮我穿一下不?”许文扯着嗓子叫道。

  苏倩小跑进来,眼睛一直盯着许文下面那处,可嘴上却说道:“表叔,我帮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虽然她很渴望,但是也从来没想过要真的发生点什么,毕竟辈分在那儿。

  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其实仔细一想,苏倩就会知道,许文不应该穿不进裤子,不然平时咋穿的。

  不过此刻的她,脑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没有多想。

  许文也没想到苏倩会犹豫。

  看样子,自己这表侄媳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放。

  但是都这份上了,他不愿放弃,故意苦笑一声,“那算了吧,我就在卧室待着,等阿杰回来再帮我。

  ”“表叔,我帮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只是觉得不方便,也没说不帮你啊。

  ”苏倩翻了个白眼,这要是老公回来发现自己怠慢了表叔,准得说自己。

  毕竟吴杰说过,表叔以前对他比亲叔叔还好。

  苏倩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走近许文,拿起裤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稳,先把一只脚抬起来。

  ”许文照做。

  苏倩把裤子慢慢往上提,到裤裆处的时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当她的拇指尖无意碰到那处,许文舒服得差点没站稳。

  

这不该是一个好学生该做的事儿,也不该是一个优等生该有的行为。

  求饶哭喊h哈哈,知道知道,这不是,找不着嘛。

  算了,我可不想当强盗的同伙。

  她心中燃起熊熊火焰,龚琳琳好似又站了她面前。

  办公室调教浪荡老师就让我来告诉你沙漠之鹰的正确用法吧啊啊啊啊——原来,他只是看自己的校牌。

  是的,要不是自家的公主,蒙竹现在也不会认识眼前的这些肥宅们,也不会因为狼群而创造出了那些黑历史。

  那我们去哪里看?求饶哭喊h妳不是忘记了妳是如何在那件事中舍小牧而去的吧?我想不出什么好的说辞了,或许这在她眼里压根就不奇怪还是怎么吗?她从厨房拿了一只小小的银质汤勺。

  本来根据游戏里的打法,消灭丧尸其实不算难,只要拿枪把丧尸扫射成肉泥,又或者拿火箭炮直接轰烂就可以。

  求饶哭喊h还要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这些学校总是需要学习好的来提高知名度的。

  老者这时候感动的都有些要哭了,没有想到救他的人跟他们还有这样一段缘分。

  轻轻的将顾瑾冉抱起,一声叹息充斥在顾怀瑾心中。

  你以为颜雪竹和卫九七没有么?郑风琯反问道。

  呐,岚姐,这样……可以么?祈鸢小脸通红的站在床边,上半身的衣物已经褪下,只留一件抹胸遮住关键点。

   月光洒进屋内,照在了木床上熟睡的两人,没有一开始睡觉时候(男女性故事)那样各自一边,而是相拥在一起。

  他妈不是说了么,向好的同学学习。

  办公室调教浪荡老师原本一腔好意的他发现小稀饭的惊吓程度好像更高了,抱得他更紧了,还一直反手在空气中乱挥,刚好拍开了他的手。

  那个阿姨看到我们都很熟了。

  求饶哭喊h手术结束后,游的衣服都是沾上的血,要换新的呢,大家都在,就没麻烦护士姐姐了。

  不管怎么说,过去到现在,再到将来,你都是我的主人啊。

  水梦汐把玩着手里的刀。

  还有什么问题吗?大哥。

  那位小哥十分识相地看向趴在购物车的推手上的我。

  凌昭燃倚在二班门口,靠着门槛对着她笑。

  总之,好好努力吧,为了以后的日子总裁,你也是哦。

  米菲看着杜琪薰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b.aspx?4884.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b.aspx?1630.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b.aspx?3006.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b.aspx?3630.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b.aspx?3319.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b.aspx?2412.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b.aspx?2329.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b.aspx?1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