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台灣 正 妹 裸體,新手必看

老屋文学网3日电“祥哥,你说咱真要去偷看李寡妇洗澡吗?”“狗子,我说你怂个卵蛋,他家男人都死绝了,你还怕什么,出了事,我给你兜着。

  ”两人就这么偷偷的趁着夜色到了李寡妇的家门口。

  要说这李寡妇也是苦命的人,十八岁就被家里逼着嫁到了这里。

  刚嫁来一个多月,家里的男人出去赶集就被路过的货车撞个正着当场就死了。

  而她的婆婆听了这事,当场闭过气去,再也没醒来,而她的公公更是老早就去世了。

  现在一家三口只剩下了一个人,李寡妇长得十分漂亮,村子里的男人或多或少都对她有点想法。

  李寡妇没办法只好凶了起来,天天指着东头骂西头,把村子里的人骂个遍,这下可没人敢招惹了。

  二人蹑手蹑脚的猫到了李寡妇洗澡的屋子门口,狗子刚想爬上去看,就被吉祥给抓住了。

  吉祥指了指旁边的窗户,狗子这才想起,之前有个人想偷看李寡妇洗澡,结果刚趴到门上,就被李寡妇放在门上的铁锤砸个正着,要不是命硬,可能就呵呵了。

  吉祥和狗子就趴到了这个窗户后面。

  屋里,此刻李寡妇正在用水打湿身体,那雾气遍布。

  李寡妇的腰身苗条,两条洁白的腿又直又长,胸前波澜壮阔。

  虽然李寡妇已经嫁过来一年多了,但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女,虽然已为人妇,但是从年纪上来看,其实也只是比吉祥大一岁罢了。

  而雾水已经将她的身子打湿,李寡妇的脸色被热水熏腾的翻着红光,那妩媚的眼神,不停地在闪烁。

  她何尝不想有个男人,可是在这屁大点的村子里,东头放个屁西头都能闻到。

  所以她坚忍着,但是每每到这洗澡的时候,她就有些难以克制。

  不经意间嫩如细葱的手从身前划过,一声低吟在屋里作响。

  而另一只手则是在身体不断游晃,那是女人强烈渴望的声音,她想要!而在屋外看的真真切切的吉祥和狗子都看的两眼发直。

  狗子看着看着感觉鼻子有些麻麻的,一摸,竟然是血,狗子不敢声张,慌忙拍了拍吉祥。

  吉祥一回头,看见狗子竟然流鼻血了,嘴巴一撇,无声的笑了起来,悄悄的说道:“你先回去,我再看会!”狗子也不敢耽误,就转身离开了。

  此时屋里的声音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此起彼伏,李寡妇的声音像是脱缰的野马,一点一点的冲击着吉祥的耳朵。

  而当吉祥想要迈腿离开的时候,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就是走不动。

  一声高亢的声音,屋里结束了,李寡妇好像看到了窗外有个人影,李寡妇开始向窗户走去。

  吉祥下意识的想要走,但是内心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要走,不要走。

  于是吉祥就没动,内心还有些小兴奋!李寡妇走到一半,就停住了,反身回到了屋里,吉祥有些小失望。

  而吉祥突然注意到李寡妇手里好像多了什么东西,吉祥眼睛瞪大,不好,是锤子,她发现自己了。

  吉祥转身就跑,眨眼间就从李寡妇的院子里跑了出来。

  李寡妇套上一件衣服,拎着锤子就走出了屋子,看了看空旷的院子,眼睛一眯狠狠的说道:“哼,别让我逮到是谁!”李寡妇甚至有些期待,为什么要等自己反应过来,为什么不在自己刚刚低吟的时候进来。

  自己心心念念自己的名声,但洗澡的时候连门都不锁,自己还真的在乎么?狗子回家之后洗了洗脸又回到了李寡(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妇的家门口。

  而此时李寡妇正拎着锤在门口,有些思绪混乱。

  狗子一转弯,看到李寡妇在门前,慌忙就转身就走。

  这时李寡妇三步并两步就走到狗子身后,拽住狗子,狗子顿时不敢动了,身体还有些颤栗。

  李寡妇把狗子拎到院子就一撒手,另一只手上的锤,就顺势举了起来,狗子就吓得坐到地上,捂着头说道:“我错了,我错了,你别打我!”李寡妇说道:“是你偷看我洗澡?”狗子很没有义气的说道:“不是我,是吉祥,吉祥偷看你,我只是在门口把风,但是刚刚吉祥好像跑了我就想来看看,但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真的。

  ”窗口的那道身影,吉祥?李寡妇摆了摆手让狗子走了。

  等狗子走远,李寡妇躺在床上,想起自己洗澡的时候被吉祥看到做那羞人的事,忍不住脸色潮红。

  她越想,身子愈发燥热来,好像吉祥就站在她的身边,用贪婪的眼光扫视着她。

  想到这里,她眼神迷离了起来,一股强烈的感觉再次席卷全身,玉手也忍不住向下…吉祥慌慌张张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吉祥的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在三年前,吉祥的爷爷去世之后,吉祥都是一个人在家过日子。

  吉祥回到家里,辗转反侧,脑子里来回反复的都是李寡妇那个俏丽的身影,和一阵阵不绝于耳的低吟。

  第二天,吉祥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床上湿哒哒的,吉祥只好将床褥挂到了窗台上晒着。

  “吉祥,上学去了!!”吉祥刚把被子晒上,狗子的声音就从外面传来了、“来了。

  ”吉祥回应了一声,向门口跑去。

  吉祥一边说道:“狗子,你鼻子没事了吧。

  ”狗子连头都没抬说道:“没事,昨天用凉水洗一下就好了。

  ”“那,你今天还去不去?”狗子听了吉祥的话吓了一跳,一不小心就咬到了舌头,“哎哟,你今天还想去啊!”狗子摇了摇头说道:“我…我…反正我就是不去。

  ”要是让吉祥知道狗子卖了他,吉祥非得打的他三天不敢出门。

  吉祥和狗子老早进了班,就看到一个靓丽的身影已经在班里等着了。

  这位就是整个学校唯一一位年轻的女老师了,老师的名字叫做周倩,是师范大学毕业的,正经八百的女大学生。

  她是到农村来支教的老师,只会在这里呆三年,三年后就会调走,但是具体是去教育局还是那些重点中学,就看周倩自己的选择了。

  吉祥看着周倩的身影,不经意中又想起了昨天李寡妇的身影。

  稍稍做了下对比,额,李寡妇好像各个方面都不如周倩啊。

  李寡妇虽然已经是人妇了,但是才十九岁,而周倩已经二十多岁了,正是身材爆棚的时候。

  。

  而且周倩还会画些淡妆,描描眉毛,涂些粉,显得整个人好像仙女一样。

  吉祥看着周倩,一时出了神,竟然想到了昨天如果是周倩在洗澡会是什么样子。

  职业装的上衣,扣子一颗一颗的摘去,露出如同白藕一样的身躯。

  如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白璧无瑕的身体在水中戏来戏去。

  周倩也注意到了吉祥的眼神,“咳咳!吉祥,你怎么了?”吉祥听到周倩的声音,甩了头,才发现这时大家都已经到了,而且已经开始上课了。

  吉祥说道:“不好意思,老师我走神了。

  ”周倩说道:“下课来下我的办公室!”。

  到了下课,吉祥就跟着周倩到了她的办公室。

  周倩的办公室是独立的房间,毕竟是来支教的大学生,多多少少要有些特殊待遇的。

  一进到办公室,周倩就像是骨头被抽掉一样,深深的陷入了老板椅之中。

  这个椅子还是周倩自己用工资买的,只是为了下课可以舒服些。

  吉祥就下意识走到了周倩身后轻轻的为周倩按摩了起来。

  周倩只带吉祥这个班,但是所有课程,语数外,文综,全是周倩一个人带,所以吉祥也在下课的时候时不时来帮周倩按按肩膀和脑袋,开始周倩还不习惯,慢慢的没了吉祥才不习惯。

  但是周倩哪能想到现在的吉祥,早已经不是那个单纯的吉祥了。

  吉祥在给周倩按摩的时候,时不时看向那壮阔的波澜,手里的动作也有些轻重不知。

  周倩嘶了一声,吉祥慌忙停了下来,说道:“老师我按得重了么?”周倩说道:“哦,不是,只是最近写字多了,你按到的地方有些酸,大点力!”吉祥听了果真大力的开始捏了起来。

  周倩感到肩膀又酸又麻,情不自禁就低吟了一声。

  这一声低吟就像是炸雷在吉祥耳边作响,他脑子里又回荡起李寡妇的声音。

  手上也不经意之间,开始缓缓的往下伸去。

  周倩感觉到了吉祥的手好像在移动,但是周倩对吉祥太放心了,所以也没在意。

  直到吉祥的手触摸到了胸口,而此时走神的吉祥还开始下意识的动作起来。

  周倩面色骤时间绯红了起来,周倩喊道:“吉祥,你在干什么?”吉祥这才缓过神来,手赶忙拿开。

  而周倩也直接回身转了过来,好巧不巧,周倩的脸撞到了吉祥那地方。

  周倩脸色红的更厉害的说道:“吉祥,你在想什么?”吉祥慌忙说道:“老师,抱歉,你实在是太漂亮了,我…我…我也不想这样的。

  ”这下,周倩是难为情也有,兴奋也有,甚至激动的心情比难为情还要多。

  周倩下意识把手伸向吉祥,反应过来后,又给甩到一边,说道:“哼,下次不准这样了,对了,中午你不回家在班里是吧?”吉祥点了点头,学校每天都会有食堂免费提供午饭,所以一般都不回去。

  周倩看着吉祥微笑的说道:“那你中午就来这吧,班里太热了。

  ”听到周倩这么说,吉祥的心紧张的怦怦跳了起来,老师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别的想法吧。

  可惜的是上课铃声很快又响了起来,吉祥只能乖乖去上课了。

  不过吉祥后来上课也有些分心,周倩当然也注意到了吉祥的分心,不过她也记得自己之触碰到吉祥时,好像要比一般人的壮。

  想到这里,周倩也不由得夹紧了双腿,脸色有些发红,看到老师这娇嫩的样子,吉祥更加忍不住自己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吉祥在吃完饭后,按照周倩所说的,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周倩和之前上课的时候穿的有些不一样,似乎中午还要休息,她穿的相当宽松,就是一身睡衣,从衣服外面看过去,她好像还没有穿小衣!吉祥哪里见过这种朦胧的诱惑,他一时间不由得看的有些入了迷。

  “傻样,你看什么呢!”周倩忍不住脸红的对着吉祥娇嗔了一声。

  本来今天她知道吉祥要来办公室,她不应该这么穿的。

  不过想到之前和吉祥在办公室里,还有自己那么久都没有接触过男人。

  周倩就像是鬼使神差一样,还是照常换上了睡衣。

  而吉祥作为一个雏,自然而然就被周倩这样的打扮给迷到了,眼睛都移不开了。

  “老师,我给你按摩一下吧,你今天上课也很辛苦。

  ”周倩本来想要拒绝的,毕竟自己现在穿的有些少,不过当吉祥靠近她的时候,她仿佛感觉到了吉祥身上的男人气息,又不准备拒绝他了。

  走到了周倩的背后,吉祥看着她穿着吊带睡衣,漏出了肩上大片的雪白皮肤,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而碰到了周倩的肩膀时,吉祥的心也飞快的跳了起来。

  这和他以前的按摩不一样,现在是直接接触,以前都是隔着衣服的。

  更何况吉祥的心态已经发生了改变,从昨晚见到李寡妇的身体之后,他对于女人的看法就更加的深刻了,心里也渴望着一些成年人的事情。

  那有些粗糙的手掌和她娇嫩的肌肤接触的同时,她略微感觉到了一些小疼痛感。

  不过这种感觉又让她有些享受,她忍不住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起来。

  吉祥也忍不住低头看着周倩,由于靠的很近,他闻到了周倩身上的香水味道。

  吉祥低着头,有些迷醉的闻着这种味道,而他突然看到的景色,也让他的心头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由于睡衣确实宽松,周倩又偏着头,从吉祥的角度看过去,他恰好能够看到周倩那纤细的脖子以下的风景。

  和偷窥李寡妇不一样,这次吉祥距离更近,看的也更加的清楚!从周倩那纤细又雪白的脖子往下,周倩的高耸比吉祥想的还要迷人。

  更加让吉祥兴奋的是,在他的眼中,他隐隐约约还能够看到那风景中最美好的一面…吉祥呼吸有些混乱了起来,他的呼吸也急促了许多。

  占有她!占有她!吉祥的心里在疯狂的呐喊着。

  周倩的装扮实在太惹火了,吉祥已经不是小男孩了,他是个男人!从吉祥的角度,他完全可以看到周倩胸口,白白嫩嫩的,根本舍不得移开自己的眼神。

  我就碰一下,老师一定不会知道的!他就忍不住伸出了手,小心翼翼的往周倩胸口靠近。

  周倩被按摩的有些舒服,她也有了些困意,就这样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

  

“来,嫂子帮你。

  ”说着,嫂子的手竟伸了过来。

  “嘶”陈正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一股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

  “嘘……”“嘘……”就在这时,嫂子竟然吹起了口哨。

  “轰”的一下,陈正大脑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乡下,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一边轻吹口哨,一边用手拨弄。

  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

  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给他尿尿呢?因为,他是一个傻子!在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于是,他就傻了。

  这一傻,就是十几年。

  结果,半个月前,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嫂子!因为他尝到了甜头,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刚生了娃,大哥陈明迫于经济压力,出国务工,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

  因为大哥是养子,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

  嫂子给陈正把尿后,堂屋婴儿床里的宝宝开始哭闹起来。

  嫂子赶紧过去。

  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宝宝吸不了多少,就会哭闹,这可把嫂子急死了!“来,宝宝乖,吃……”嫂子解开衣服扣子,塞在了婴儿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挤的红通通的,不见效果。

  却不知,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带劲啊!”陈正盯着嫂子,眼神放着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宝宝还是没喝多少,她得将宝宝放下,两手拼命的挤起来。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脸苍白。

  好一阵,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一阵阵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

  “啊!”一声尖叫。

  与此同时,那像淋雨一般,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一圈圈的。

  陈正惊讶不已,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浑身难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转过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别的男人面前露,更无耻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怅。

  陈正也有点尴尬,想着如何收场,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渴,好渴,想喝点什么……”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

  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

  “阿正,你还在吗?”“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

  “嫂子,你!你你……”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

  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是要挠挠吗?”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林子惠纠结不已,脸蛋绯红,但实在疼得难受,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

  然后当着陈正的面,将衣服掀开,掏出圆鼓鼓,沉甸甸的。

  陈正见状有点蒙,刚才她给自己把尿,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轻轻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皱着眉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

  这么轻轻的挠,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让林子惠欲罢不能。

  “阿正,你给嫂子再加大点力气,我是被蚊子咬的,很疼的哦。

  ”说完,她竟然抓起陈正的手,放在自己的胖圆出力,大力的按起。

  陈正的魂儿简直都要爽飞了,之前他脑子恢复,也只是窥探,不敢亲手触摸。

  毕竟林子惠可是自己名义上的嫂子啊!现在是林子惠主动要求,不是自己的过错!陈正红着眼眶,两手一起抓,都变形了,从外面一直往里推了过去,手感麻酥酥的。

  林子惠不禁吃惊的看了陈正一眼,本来疼的难以忍受,死马当活马医,让他试试,可没想到效果还不错,巨疼得到了些许缓解。

  而且,这么一双手,肆意的把弄,强烈的舒爽感压过了内心的羞耻,心跳如麻,浮想绵绵。

  自从她嫁给了她老公陈明,每次羞羞的时候都是速战速决,从未体验过女人真正的乐趣,等她怀孕后,陈明又担心动了胎气,孕期一次都没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国外务工,可想而知内心有多么空虚、寂寞啊。

  而现在被他傻子弟弟陈正这么一弄,林子惠的那份激情之火彻底点燃了。

  陈正多按了几下,林子惠随之痛叫了几声,额头冒出冷汗。

  “怎么了?”陈正装着傻乎乎的样子,松开了手。

  “不要停哦,停下嫂子会更疼……”林子惠颤抖道。

  陈正猛地吞了口口水。

  “可是我有点饿了。

  ”现在这一大团,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这要是吃上一口,岂不是爽上天了?陈正装傻还装的真像,估计也是看准了林子惠的心思。

  “饿了?”林子惠突然脑瓜开窍,以前她看过一点医学知识,这种情况,用嘴巴猛吸也能治。

  思虑完后,望了望陈正,羞愧不已,可转念一想,他是个傻子,懂什么呢?让他吸,他哪懂男女之事?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林子惠压抑不住心底的欲念。

  “阿正,你要是饿了的话,就喝吧,宝宝能喝,你也可以!”这话一听,陈正的脑瓜瞬间炸开了,啥都不管了,跟个疯子一样,直接扑在了林子惠的怀里,咬住(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然后大口起来!咕噜!一阵阵浓香沿着喉咙,灌入到自己嘴巴里。

  “咿咿”林子惠忍不住兴奋,美眸睁的大大,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他安慰自己,阿正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这么做都只是为了宝宝……可突然,一阵诡异的柔软感在胸前缠绕起来,酥麻的更强烈了,竟让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阿正的脑袋,紧紧地摁在怀里。

  细细一看!这让她顿时羞愧不已,但有舍不得松开。

  迷糊中睁开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见阿正的裤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裤子给炸开了。

  “阿正……”顿时,林子惠脑袋一片空白,脑子里只剩下一种无耻的念头。

  “咋了?”陈正突然抬头,瞄了一眼嫂子脸上的表情,判定她现在肯定是对我着了魔。

  “阿正,求你再往下一点。

  ”林子惠的语气几丝柔弱,带了点娇羞。

  陈正闻言,眼光一凉,知道她已经情难自已,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备,还装着傻傻的样子,问:‘嫂子,不是这里被蚊子咬了啊?’林子惠羞愧的面红耳赤,浑身麻软,有点无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正,你快点帮帮嫂子啊……”“哪里?”“往下一点嘛。

  ”林子惠目送秋波,看着怀里的男人,双腿不禁夹了夹,减轻那种瘙痒感。

  陈正颤抖的手,将嫂子的衣扣,一颗颗的解开,完美之处瞬间绽放!“是这里吗?”陈正指着林子惠的小腹处。

  “嗯。

  ”林子惠微微点头。

  陈正就伸出了舌头,沿着腹部的白皙,缓缓往下。

  “继续,继续……”林子惠扭摆着小蛮腰,浑身热的发烫,不由得将肚皮往陈正脸上挤压,腿脚往他胳膊上磨蹭。

  陈正早已邪火怒烧,一路往下,在小腹处打了三个圈圈,吧唧吧唧的。

  这种感觉,都要把林子惠给急疯了,她以前那里享受过这等舒畅啊?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跟他结婚?现在后悔了,可是还有补救的机会吗?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将长裙褪下。

  迎面而来的热气,让陈正脑袋一片空白,立马低头,一阵狂吸。

  可正在这时。

  哇哇!旁边传来宝宝的哭闹声。

  林子惠这才猛然惊醒,想着身下的可是阿正,不是自己的老公啊!阿正再傻,他也是个男人,可不能突破这个底线啊,不然不光对不起自己老公,也无法做人了哟!“行了,到此为止吧,谢谢阿正。

  ”林子惠匆忙提上裤子,抱着宝宝,狼狈的从屋内走出。

  此时的陈正一脸懵逼,欲哭无泪,刚提上的兴致,这就结束了?身下早已火热,涨得难受,却中途被暂停了,这种滋味亏了真是折磨啊!陈正长叹一口气,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一阵,可脑海里依旧浮现着嫂子林子惠物美的倩影,胸前的完美,白嫩的肌肤。

  一想到这,异常难受,压抑,甚至有点微微泛疼。

  他想去冲洗个冷水澡,给自己降降温。

  刚到院子里,突然听见一阵迷人的嗓音,从偏房传出。

  仔细一看,竟发现偏房里,嫂子闭着眼,打了一盆热水,俏脸红润,用毛巾磨蹭着身子。

  她享受着这种自我安慰的愉悦,虽然知道这很羞耻,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不行,常年空虚寂寞,突然被阿正点燃,宛若打开了心灵的窗户,瞬间沦陷。

  她闭着眼,开始幻想阿正。

  陈正本来就难受的要死,看到这一幕,更是激动,脑子嗡嗡叫!现在宝宝睡着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无人能打扰我们之间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疯狂的注意。

  当然,他还是在装傻,蹑手蹑脚的进了偏房。

  林子惠注意到动静,回头,慌张的提起裤子。

  但看见阿正裤衩的动静时,暖流肆意,那里痒得不行。

  “嫂嫂子,热,热,洗澡澡……”阿正装的傻里傻气,对林子惠呆滞的说道。

  “好,好啊……”林子惠颤抖道,眼神一直勾着阿正的裤衩看。

  这几年,阿正因为是个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嫂子照顾,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样说服自己。

  再说,阿正智商跟弱智一样,很好哄,他一定能给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户户都睡炕上了,就算闹出再大动静,也不会被察觉。

  想到这,林子惠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正,要洗澡的话,得把衣服脱光才可以。

  ”“哦。

  ”陈正点了点头,但装的很笨拙的样子,手忙脚乱,难脱。

  林子惠心底一急,直接伸出手帮阿正脱下了汗衫。

  阿正身子骨很结实,孔武有力的肌肉凸显出来,在暗黄灯光下散发着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林子惠见状,开始有点痴迷起来,突然有点埋怨为什么自己老公没遗传到这么好的身材呢?随后,竟当着阿正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块腹肌的小腹,覆盖上去。

  陈正感觉舒服极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a.aspx?4931.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a.aspx?5765.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a.aspx?6844.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a.aspx?2676.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a.aspx?1994.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a.aspx?48.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a.aspx?2552.html

https://www.custombracelets.top/twa.aspx?7455.html